我国首个《肺癌MRD的检测和临床应用共识》

发布日期:2021-03-12

  近日,中国首个《肺癌MRD的检测和临床应用共识》出炉,指出基于NGS技术的MRD检测,其基本技术标准是可稳定检测出丰度≥0.02%ctDNA,该标准约是国家卫健委临床检验中心《ctDNA基因突变检测室间质评》要求可稳定检测出丰度≥0.1%ctDNA(适用于晚期高肿瘤负荷患者)的10倍,可见MRD检测对NGS技术要求更高。

  既往研究亦显示,早期肿瘤的肿瘤分数(TumorFractionTF)较低,中位数约为0.02%ctDNA TF与肿瘤负荷相关),目前的0.1%检测灵敏度无法有效满足MRD的检测:I期将漏检44%MRD患者,IV期将漏检10%MRD患者,ctDNA VAF LoD达到10-4~10-5将可大幅提高MRD检测灵敏度,故MRD检测技术更偏向于早检方向。

  按目前临床ctDNA检测常规采用的方法:10ml外周血,30~33ngcfDNA起始投入量(约10,000拷贝),结合文库构建的转化率,匹配超深度测序(数万及数十万X)和特(背)殊(景)生(抛)信(光)算法,理论上可做到0.02%的检出率(1reads即为真,即使手工审核数据亦难以确定,国家卫健委临检中心指出仅在下机数据中进行reads手工审核存在突变reads并不能真实的反映样本中突变的真实性,存在突变reads可能50%真阳性,可能50%假阳性),但真实世界中亦难以稳定检测出丰度≥0.02%ctDNA,因此需在样本量投入(样本量投入限制了有效测序深度)和检测分析技术上需要有所突破(成本也需要考虑)。

  类似上述策略的MRD检测方法有SignateraTMNatera 100,000X 测序深度,ctDNA VAF LoD0.01%),PCMTMArcher Dx 20206月被Invitae收购,ctDNA VAF LoD0.003%)和CAPP-SeqRochectDNA VAF LoD0.02%-0.001%),果然,MRD检测对ctDNA的灵敏度要求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。

  下面小编就带领大家浏览一下《肺癌MRD的检测和临床应用共识》的相关内容。

共识一:MRD的概念

肺癌分子残留病变,指的是经过治疗后,传统影像学(包括PET/CT)或实验室方法不能发现,但通过液体活检发现的癌来源分子异常,代表着肺癌的持续存在和临床进展可能;

肺癌分子异常:指的是外周血可稳定检出丰度≥0.02%ctDNA,包括肺癌驱动基因或其他的I/II类基因变异。

共识二:MRD检测的基本技术要求

MRD的基本技术,包括Tumor-informedassays (个体化定制)Tumor agnostic assays (NGS Panel 和多组学技术),目前均处在探索阶段,需要前瞻性研究确定其敏感性、特异性和预测价值;

采用二代测序技术(NGS),所选的多基因Panel中必须覆盖患者I/II 类基因变异,基本技术标准是可稳定检测出丰度≥0.02%ctDNA

驱动基因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,MRD的分子Panel应包括该驱动基因;

MRD评估报告中必须包括cfDNA丰度,ctDNA丰度,所检测基因VAF值;

需要建立针对免疫治疗的MRD标准。

共识三:可手术早期肺癌MRD的应用

早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根治性切除术后,MRD阳性提示复发风险高,需进行密切随访管理。建议每3~6个月进行一次MRD监测;

建议基于MRD开展可手术非小细胞肺癌的围手术期临床试验,尽可能提供围手术期精准治疗方案;

建议分别探索MRD在驱动基因阳性和驱动基因阴性两种类型患者中的作用。

共识四:局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MRD的应用

局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根治性化放疗后完全缓解患者,建议检测MRD,有助于判断预后和制定进一步的治疗策略;

建议开展基于MRD的化放疗后巩固治疗的临床试验,尽可能提供精准的巩固治疗方案。

共识五:晚期非小细胞肺癌MRD的应用

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目前缺乏针对MRD的相关研究;

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系统治疗后完全缓解患者,建议检测MRD,有助于判断预后和制定进一步的治疗策略;

建议在完全缓解患者中开展基于MRD的治疗策略研究,尽可能延长完全缓解持续时间,使患者能最大获益。

另外,此次会议在公布《肺癌MRD检测和临床应用共识》的同时,亦指出MRD实现临床转化需要经历三个过程:⑴技术性能验证;⑵ 临床预后验证;⑶ 临床干预试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