肿瘤基因检测,应该如何选择?

发布日期:2019-08-02

在癌症治疗领域,“精准医疗”的概念已经非常熟悉。对于癌症病人,自从十多年前靶向药物出现,“精准医疗”就开始进入大众视野:根据病人基因特点,而使用对应的药物和治疗方式。

想要了解病人基因特点,就必须得进行基因测序。在未来10到20年,癌症治疗仍然会是基因测序的第一大市场。

测序技术在癌症诊断,遗传检测,和疗效监测上都有广泛应用,但对于普通人来说,可能还有很多疑问,这里我们就来谈谈大家最主要的几个困惑:

哪些患者需要做基因检测?

以肺癌为例,并不是所有肺癌都推荐做基因检测。对于小细胞肺癌,基因突变类型通常没有对应的靶向药物,因此往往不会第一时间推荐测序。

但如果被诊断为肺腺癌,尤其是如果患者不吸烟,那么目前的指南是推荐尽快做基因检测的。原因是这部分患者中EGFR和ALK两个基因突变概率很高,有很大可能性使用对应的靶向药物。如果符合使用靶向药物的条件,那么比起化疗来说,副作用会更小,疗效会更好。

选择哪种基因检测方案性价比最高?

对于癌症病人,有测序价值的基因应该满足两个条件:

1. 是该癌症种类里面有的突变基因;

2. 能预测靶向药物效果。

因此,以为基因测的越多越好,这是不对的。

比如,对于肺癌病人,最需要测序的基因只有寥寥几个:EGFR,ALK,ROS1,KRAS等。这些基因都是肺癌中常突变的基因,而且能明确指导靶向药物使用。

前三个基因,EGFR,ALK和ROS1,都有针对的靶向药物,它们的突变可以直接指导治疗。KRAS效果相反,它的突变能预测病人对目前的肺癌靶向药物,比如易瑞沙,克唑替尼等是不响应的。因此,测KRAS基因突变的主要价值,不是找靶向药物来用,而是避免病人使用昂贵但肯定无效的靶向药物。

很多基因和癌症关系密切,如果不满足这两点,肺癌病人就没必要测。比如BRCA基因,它在乳腺癌和卵巢癌中突变很多,但在肺癌中极少,不满足第1个条件。再比如SMARCA4基因,突变在肺癌中常见,但没有针对性药物,也没有预测药物疗效的价值,因此知道了突变也没什么意义。像这类的基因,对于肺癌患者完全没必要测。

目前,对于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来说,有两套主要方案:

1.用传统方法(测序或蛋白检测),先检测EGFR基因,然后检测ALK基因,如果两者都没有,再考虑检测别的基因。

2.用新一代基因测序技术,同时检测几十个甚至上百个癌症相关基因。

这两种方案各有利弊。

第一个方案使用传统方法,最大的优势是它比较便宜。由于中国肺腺癌中超过一半的患者是携带EGFR和ALK两个突变之一,这种方案性价比较高。所以,如果患者属于肺腺癌,而且经济条件不好,这种方案是不错的选择。

第二个方案使用新一代测序技术,最大优势是覆盖面大,一次就能综合了解情况,但它目前比第一种方案昂贵。当然,随着新测序技术越来越便宜,最终第一个方案肯定会被取代,但目前,还是二者共存。

基因检测用什么样品做?

做基因检测,是检测肿瘤细胞的突变,因此需要获取肿瘤细胞。临床上通常有三种方式:

1.手术中(或胸腹水中)得到肿瘤样品。

2.穿刺活检样品。通常是在局部麻醉下,使用很细的针刺入疑似肿瘤,来获取少量细胞用于分析。这样创伤很小,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手术,对患者影响小。

3.“液体活检”。主要是指通过分析血液里的癌细胞或者癌细胞释放的DNA进行分析,判断癌症突变类型。这之所以能成功,是因为晚期癌细胞,或者癌细胞的DNA,会经常跑到血液里面,现代技术有可能把它们捕获,进行分析。

“液体活检”是目前最热门的技术之一,最大的优点是无创,风险小,而且可以反复多次取样,但目前的准确性还是不如直接采集肿瘤样品。

“二次基因检测”有必要吗?

有些患者误以为,基因检测患病后做一次就够了,其实不然。

如果肿瘤复发或耐药,医生很可能会推荐再一次做基因检测。根本原因,是这时候的肿瘤很可能和治疗前的肿瘤不一样,可能具有完全不同的突变。搞清楚复发或耐药肿瘤是否不一样,以及哪里不一样,对指导新的用药方案非常重要。

比如,使用第一代EGFR靶向药物的EGFR突变肺癌患者,平均1年左右,会产生耐药性,需要换新疗法。耐药的原因往往是癌细胞发生了新的基因变化,但每个患者的变化是不同的,这就需要二次基因检测来验证和区分。

其中一半患者是由于EGFR基因出现了新的T790M突变,如果二次基因检测发现了这种突变,使用第三代EGFR靶向药物效果会很好。但如果不是这种突变,那就得考虑别的疗法,比如化疗或者尝试临床试验中的新药。

基因测序正在迅速改变癌症诊断和治疗,但患者和家属,应该尽量学习理解每一个基因测序的价值,不要盲目乱测。同时,也要对测序结果有着正确的期望值。